一汽建厂65周年到来之际,请看五年前耿昭杰再说“我跑第六棒”!

2018-07-11 16:43:36 来源: 老孙论车
作者:孙勇
  【编者按:再过五天,2018年7月15日,一汽将迎来建厂65周年,这一天既是一汽的厂庆日,也是中国汽车工业的诞生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特编发“老孙论车”微信公众号创始人、时任中国汽车报副总编辑、现任中德诺浩汽车职业教育研究院院长孙勇五年前对一汽老厂长耿昭杰的专访——《听耿昭杰再说我跑“第六棒”》,以示纪念。上面的视频为2018年6月30日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改革开放40年•致敬中国汽车人物”领奖典礼上,播放的耿昭杰获奖感言。】
 
  听耿昭杰再说我跑“第六棒”
 
  文/孙勇发表于《中国汽车报》2013年11月22日
 
  对中国汽车行业年纪稍大一点的人来说,耿昭杰的名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而在一汽,无论年纪大还是年纪轻的人,对他不仅是熟悉,更是钦佩和尊敬。提到他时,都不会直呼其名,而是亲切地称他“耿厂长”。
 
  耿厂长1934年出生于安徽巢湖,1954年从哈工大毕业到一汽工作,从基层的技术员干起,一步步干到厂长。从1985年到1998年,在他主政一汽的14年时间里,一汽进行了第三次创业:一方面对多年一贯制的老产品进行单轨制垂直转产,全面换型改造;另一方面,启动了轿车合资项目,先是与大众合资组建一汽—大众,引进捷达与奥迪;后来又借鉴合资企业的技术与经验,开启红旗轿车复兴的征程。可以说,一汽现在的底子是耿厂长在位时打下的,“没有耿厂长,就没有一汽的今天。”
 
  可耿厂长不这么看。十年前,在中国汽车工业成立50年的时候,《中国汽车报》组织编撰了一本回忆录——《半个世纪的纪念》,寻找了50位50年前中国汽车工业的第一批开拓者进行采访报道,汇集成册。在这本回忆录中,当时中国汽车报社年轻优秀的女记者周丽娟专门采访耿厂长,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我跑第六棒”——耿昭杰忆人忆事忆当年》。在这篇文章中,耿昭杰对自己在一汽历史中的作用有一个比喻——“我跑第六棒”。他说:“我当的是第六任厂长,就像接力赛跑到第6个100米,我要不顾一切地拿着接力棒向前跑,总成绩是6棒加在一起。”
 
  我19年前在新华社入行当汽车记者时,一直想有机会专门采访耿厂长,但由于多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不久,他就因病退下来了。再去一汽采访时,接触更多的是他的继任者——“少帅”竺延风。因此,当面采访这位中国汽车行业的老前辈,一直是我心中的夙愿。
 
  机会终于来了。今年(2015年)7月15日中国汽车工业六十周年生日前夜,中国汽车报社李庆文社长带着我和周丽娟,利用到长春参加纪念活动的间隙,专门登门拜访了这位充满着传奇色彩的老汽车人。
 
  耿厂长对《中国汽车报》有着特殊的感情,不仅是因为这张报纸诞生于一汽,更因为他是这张报纸30年的老读者。今年(2015年)7月初,中国汽车报社组建成立专家顾问委员会时,我们特地聘请耿厂长当顾问,从不兼职的他欣然接受,同时答应出席成立活动。后来因北京天气太热,医生不允许,他才未能莅临。当听说李社长和我们要去一汽拜访他时,格外重视。据他夫人讲,他从头天起就挂念这事,当天下午参加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的座谈会后,连饭都没吃,就急忙赶回家等我们。
 
  当我们一行三人晚上7:30如约来到耿厂长简朴的家时,老人专门起身到门口迎候我们。李社长与耿厂长是老朋友,多年未见分外亲。主客一坐下来,屋子里就立刻充满了亲切融洽的氛围,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我们的谈话自然地从他和一汽开始。
 
  话刚起个头,他就说到了周丽娟的那篇文章,只见他下意识地将手向外一伸,握成拳头回到胸前,激动地说:“那篇文章写得好,一看标题——‘我跑第六棒’,就抓住了我的心。”他回忆说,开始并不想让人写他,但后来记者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搜集了许多资料,侧面采访了他周边很多人,最后他拗不过,才接受采访。采访时谈得非常愉快,一直谈到凌晨两点钟。文章写出来,说出了他想表达的东西。
 
  这篇文章十多年前我就拜读过,觉得内容真实,文笔细腻,人物栩栩如生,真情扑面而来,是一篇汽车界多年少见的新闻佳作。这次到一汽拜见耿厂长前,我又翻出来读了一遍,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听耿厂长谈话,我仿佛见到了十年前他接受采访时的样子。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主题内容还是围绕他参加一汽这场接力赛展开的。
 
  由于第二天便是一汽厂庆60年和中国汽车工业六十周岁的生日。他自然回忆起了他的前五棒:饶斌、郭力、刘守华、李刚、黄兆銮。他说,他接棒时,深感责任重大。多年来的产品一贯制,已不能满足市场的新需求,轿车市场已经开始启动,而一汽没有轿车产品。但好在从饶斌开始,前五任留下了一汽一股不畏艰难的精神,加上刘守华、李刚、黄兆銮,为产品换型作出了正确的规划。
 
  他又谈到了接棒后一汽经营管理的体会。他说,办企业没有一股子精神不行,上轿车项目时,他特地带领领导班子的成员到雅典奥运会发祥地的运动场跑了一圈,就是要大家记住:一汽要参加汽车奥运会,代表中国参加汽车工业大赛。他谈到了企业的得失主要是人才,企业领导要有大海般的胸怀。胸襟越宽广,聚集的人才就越多;企业发展人才要配套,缺一样都不行;一代为下一代成体系地培养人才,企业未来就好办了。他还谈到了企业的管理,企业要在一代一代传承中总结提炼适合自己的管理方法,今天学美国,明天学法国,后天学日本,没有自己的东西不行,自己总结的东西最管用,最靠得住。
 
  从一汽退下来交出接力棒后,耿厂长将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对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思考上,尤其是对自主创新情有独钟。奇瑞汽车的尹同跃总经理等是从一汽出去的,加上奇瑞又是安徽的企业,作为老乡的他特别关心这家企业的发展。他说:“奇瑞过去一段时间走了一些弯路,出现了一些困难,但不要紧。我就喜欢尹同跃那股不要命的劲儿!”他又反思了中国汽车工业,我们合资的目的是学技术,不能只是造车和赚钱,把产销当成目的。一个企业有没有希望,厉害不厉害,主要看他创新不创新,创新有没有成果。
 
  对于自己的下一任,耿厂长一般不予评价,或许是怕给下一任过多的压力。十年前,拗不过周丽娟,评价了他的接任者:“现在接力棒传到了竺延风手中,他们这几年干得不错,作为过来人总是希望,也相信,一汽这场无休止的接力赛越跑越好。”这一次,他也拗不过我们,但只说了说红旗,他说:“企业最终要靠产品质量,特别是批量上来时,只要可靠性、一致性能通过考验,能过关,产品就能成功。”
 
  两个多小时的谈话很快就结束了,之后很长时间,我的脑海里始终浮现着运动场上接力赛的画面,仿佛看到了一位接力赛运动员参加比赛的场景:侧着身,欣然地向前伸出手去,等待上一棒的到来,无论是快是慢,从不抱怨;接过棒后,竭尽全力,向前奔跑,奋力前行;到此棒终点时,向前伸出手去,将棒毅然决然地交出,从不拖泥带水。
 
  有一位悟道的智者说过,人在世间修行,应有的生活态度是:“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这不仅是生活的智慧,更是人生的境界。
 
  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十多年过去了,耿厂长对“我跑第六棒”仍然“耿耿于怀”?我想这可能是他人生的感悟。这种感悟,使得他比别人更具人格魅力。
 
  那天我们与耿厂长的谈话,不仅仅是谈一汽,谈中国汽车工业,更是在谈如何有一个成功的人生。
 
  真想有机会再一次采访耿厂长。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产品说明 |  用户协议 |  投诉指引 |  帮助文档 | 

© 2016 华声慈善网 http://www.acishan.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ICP备15011807号-3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jubao@acishan.com